用户名:  密码:  验证码: 验证码  注册  找回
RSS
无双网
 2019年03月26日 星期二  您现在位于: 首页 → 技术文栏 → 32岁男子沉迷网游十年离世 临终称真有意思-网络软件(互联...

32岁男子沉迷网游十年离世 临终称真有意思

2011年05月17日  无双网  出处:《楚天都市报》
正当不少网友和读者还在为他的命运牵挂不已积极捐款时,5月15日晚10时53分,这位在武汉游戏人生10年的青年王刚(本报曾予报道),在天门拖市镇张丰村二组家中悄然离世,不满32岁。离开人世时,除去两张不知道密码的银行卡,他留下的是20多个网络游戏“地下城与勇士”账号。     在家里度过最后七天

  昨日下午5点多,记者来到王刚家中时,王刚的遗体已经火化,亲友和同村的乡亲们正围在他家门前,安慰王刚的父母。因为连日操劳和伤心过度,王刚的母亲孙国香已卧床不起,正在家中输液。

  从5月8日被一辆救护车送回离别了10年的家,到15日晚去世,王刚在病痛中走完了人生的最后7天。昨日,王刚的父亲王道洪回忆起这7个昼夜的点点滴滴,仍然难掩心中的悲痛:“太长了,感觉这一个星期,比找王刚的10年都要长,都要难熬。”

  回到家后,王刚只能侧躺着蜷缩在床上。王道洪说,如果平躺下来,王刚就总是喊胸疼,只有保持侧躺,才能让其受损严重的肺部减少一点压迫,缓解一下痛苦。因为肺病严重,王刚连正常的呼吸都很费力,经常需要借助氧气袋。

  王刚的姑姑说,他每天只能吃一点流食,如牛奶、稀饭,一次只能吃小半碗,即使在稀饭里加一点青菜叶,也需要煮得透烂,因为重病缠身的王刚,已
经几乎没有咀嚼食物的力气。即使是这样,吃饭和喝水这些健康人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,王刚做起来也很困难,他经常会在用吸管喝水的时候,喘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  连日操劳致母亲病倒

  从天门市人民医院出院时,医生曾向王道洪推荐过荆州市结核病医院。在网友、热心读者和王刚的大学同学的帮助下,筹到了几千元钱的王道洪,于5
月13日租了一辆车,将儿子送到了荆州。专家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和会诊后,告诉王道洪:王刚的病情十分严重,身体十分虚弱,治疗的成功率已经很小。

  伤心的王道洪当晚就带着儿子回到了家中。连日的操劳,已经让王刚的母亲病倒了,而两位老人还要拖着疲惫的身体,照料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儿子,那几天,记者和他取得联系时,王道洪总是说:“太累了,几乎是身心俱疲。”

  临终说了句“真有意思”

  就在王道洪还在为儿子的病情操劳、忧虑的时候,王刚的生命正在悄然走向终点。15日下午,王道洪突然发现,一直习惯侧躺在床上的王刚,突然平
躺了过来,而且没有像以前那样喊疼。他问儿子“疼不疼”,儿子却只“嗯嗯啊啊”了几声,没有回答。王道洪心里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,上前给王刚翻身,却发现
他已经不像以前那样,竭尽全力配合自己的动作了。到了晚上,王刚开始说胡话,王道洪记得,儿子说了一句“真有意思”,他问儿子是什么有意思,回答是“你不
会知道的”,之后的话,就已经含糊不清,难以分辨了。

  15日晚10时53分,王刚的心跳停止。这时,离他32岁的生日(农历十月十七),还有将近半年的时间。

  关爱

  大学同学为他捐款治病

  家里接到100多个慰问电话

  回忆起这7天,王道洪经常提到的一个词就是“累”,不过,一些问候的电话和短信,让他感受到了来自社会的关爱。

  在5月10日本报关于王刚的报道见报的当天,王刚的父亲王道洪就接到了100多个电话,不仅有市民表示关切和慰问,其中至少5位市民表达了捐
赠的意愿。王刚一位在武汉的大学同学,和在南方沿海省份的多位同学联系,为王刚筹集了五六千元的捐款,王道洪得以带儿子去荆州治疗。拖市镇张丰村二组的乡
亲们,在自己并不富裕的情况下,也为王刚捐款1000多元。

  王道洪最大的遗憾,就是没能知道儿子这10年在武汉到底是如何度过的。他曾经试着和儿子好好谈一次心,但是王刚总是说不了两句话就开始喘息,表达不了完整的意思。

  王道洪说,王刚回家后曾经表示过后悔,他曾经两次想给家里写信,告诉父母自己在武汉的情况,想回家,但是两次都在写到一半的时候写不下去,最后将信纸撕碎丢进了垃圾箱。王道洪找到他时,王刚身上几乎没有任何东西,甚至连两件衣服,都是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帮忙买的。

  而王刚的三舅在伤心之余,更担心的是其他正在沉迷于网游中的孩子。他说,就在附近的张港镇,每到周末双休的时候,网吧里就挤满了上小学的孩子,去晚了甚至会没有地方。“警方查过,但是关了又开,就像在躲猫猫。”

  唏嘘

  “这些账号就是摇钱树”

  王刚至死未说出游戏账号密码

  王刚被葬到了村里的墓地里。一块墓碑,记录的是这个年轻生命最后的归宿之地。

  记者在王刚家看到,在武汉的10年里,他没有留下一张照片,家里能找到的他最后的照片,是上高中时他在天门中学的留影,再往后,就是本报记者5月9日在天门市人民医院病房里拍到的他和母亲在一起的照片。

  王道洪说,家里几乎没有留下儿子的任何物品,大学时的课本,他一直没有带回来;身份证也丢失了,而且在派出所里查不到换证的记录;剩下两张银行卡,不知道密码,没有身份证也不能挂失;剩下来的东西,就是20多个游戏账号。

  曾有人发短信,要求购买这些账号,王道洪也想为儿子治病筹点钱,但他和儿子商量时,却当场被拒绝。儿子尽管讲话都艰难,但还是坚决地说了一句话:“这些账号就是摇钱树!”

  王道洪说,儿子把这些账号看得非常珍贵,一直到最后都没有透露过密码等信息。而现在,随着王刚的去世,这些游戏账号,也成为了被尘封的“遗
产”。没有人知道如何启用它们,而且王道洪自己,也不清楚这些账号到底有什么用处,即使在记者跟他做了详细的解释之后,他还是表示,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去
处理这些账号了。

  本人短暂自述、网友唏嘘回忆

  还原王刚十年“游戏人生”

  楚天都市报讯 首席记者钟楠 本报记者陈倩 戈昊怡

  “游戏终究是游戏,不要沉迷其中,除非你本身就是一段数据……”——网友“龙鳞の伤”

  王刚走了,带着十年“游戏人生”的伤痛。

  十年,对于未满32岁的他来说,占到他人生三分之一的历程。而这十年,又恰恰是他人生中本应最为美好的青春年华。这十年,他究竟怎样度过?他是怎样一步步滑入“网游”的深渊无法自拔,最后一病不起?这是我们,也是无数读者一直关心的问题。

  回家之后,一直处于病危中的他,连呼吸都很困难,不能,也不愿详细说起自己的经历。连日来,记者一直在不断追寻,至昨日,终于通过他本人的短暂自述,家人回忆,网友介绍等方式,大致拼接出了他这十年的人生经历。

  他看起来曾很健康

  网友“宁不空”在网帖中称,2005年左右,他在一个“游戏论坛”中与王刚相识,当时王是一个游戏论坛的管理员,是“三国战纪”高手。

  根据王刚本人的回忆,他因沉迷网游,2001年从武汉某大学肄业后,短暂归家,后又返回武汉,因为找工作不顺,身上所带数百元花光,沦落到找昔日同窗借钱度日的地步。2002年春节,他竟然在母校一寝室中度过。因为心理压力巨大,他不愿也害怕和家人联系。

  从2002年起,他在天门一老乡的介绍下,开始在华中师范大学、武汉理工大学、武汉大学等高校周边,以收购旧书为业,收入微薄,仅够勉强度日,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2006年,持续了4年之久。

  在此期间,他经常出入这些高校周边的游戏厅和网吧,将大量时间放在了一个名为“三国战纪”的网络游戏上。

  2006年—2008年,王刚在卓刀泉附近一个游戏厅打工。网友“林间小盗”2006年通过游戏论坛与王刚成为好友,经常相约见面。“林间小
盗”回忆,那时的王刚身体看起来还很健康,腼腆内向,两人见面,除了谈论游戏之外,王不愿意谈论其他的话题,也很少提起自己的经历。

  他为游戏与好友断交

  有一件小事,让“林间小盗”记忆深刻:2007年的一天,王刚合租屋中的好友,因在闲谈中说起“不能靠玩游戏过一生”类似的话语,致王刚大发
脾气,竟然当即从合租房中搬出,与该好友断交。“林间小盗”回忆,2008年6月,王刚开始接触“地下城与勇士”这个游戏后,就仿佛人间蒸发一样,很少见
面了。王刚最后一次出现,是在2009年10月的一天,因为那时武汉开始实行登记身份证上网,他提出要借“林间小盗”的身份证,结果遭拒,此后就再也没有
了联系。

  网友“宁不空”称,2010年11月,游戏群里有人说王刚气管炎犯了,有点重;今年春节时,王刚找他私聊,借钱,想在春节买套新衣服;本月1日,王再次向他借200块钱,称7月后还,说一定要帮他。

  直到本月10日,网友们通过网络看到本报相关报道才了解到:王刚曾在一家有沙发的网吧里,夜以继日地“熬战”了7个多月,直到病入膏肓,凄惨返家。这时,他们也才了解到王刚一直讳莫如深的身世,及十年离家不返的经历。

  不应仅仅停留于沉重的叹息

  楚天都市报评论员 陈咏

  王刚走了,社会的关注和救助,来得太迟,最终没能将他从死神手中拽回来。

  三十而立,一朵本应灿烂绽放的生命之花黯然凋逝,让人扼腕痛惜。父母守望的灯塔依然亮着,迷途的孩子却永远回不来了。痛失爱子的二老,白发萧索,肝肠寸断,其母亲更是卧病在床。

  我们不忍看到生命这般枯萎,更不得不面对这残酷的现实背后。

  王刚之死深刻地告诉我们,原来,沉迷网游、终日混迹网吧,不仅不利于成长,而且真的可以丧命。

  对现实的逃避,网络里的呼风唤雨,或许能得到些许心理慰藉。可十年的时光,一个个日日夜夜,都消耗在空气污浊的网吧,个中的理由恐怕只有王刚
自己清楚。从统计资料看,15—35岁年龄段的初发“肺结核”患者中,80%的人经常上网吧,其中有过半的人是经常熬夜的“网虫”。

  对于王刚之死,我们不应仅仅停留于一声叹息。他以生命代价警醒世人,网瘾之毒堪比毒品。虽然网瘾控制,靠个人自觉,但不能不说与网吧经营者的
惟利是图和有关部门监管缺失不无关联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后者甚至是“注射”毒品的更可怕杀手。《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》等规定网吧严禁接纳未成
年人上网、严禁网吧通宵营业,但敢于冒此“大不韪”的网吧仍有不少;同时,大量的黑网吧存在各种安全隐患,严重威胁上网者的身心健康。加强对网吧的管理,
再次显得刻不容缓。

  但愿王刚之死,能唤醒那些沉迷网吧的孩子们,早日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来。但愿王刚之死,能激起网吧经营者的良心自责和监管者的职责自问。
 (本文已被浏览 240 次)
 发布人:asp126
 → 推荐给我的好友
上篇文章:中国网络影响力 美国难超越
下篇文章:ThinkPad新力作 轻薄三防本X1终开售
发表评论
  → 评论内容 (点击查看)   共0条评论,每页显示5条评论   浏览所有评论
(没有相关评论)
  → 发表我的评论 (点击发表)
热门文章
 保存webbrowser中的HTML内...
 用VB6.0设计简易赛车游戏
 游戏对照表
 全部DLL下载
 MSFlexGrid使用技巧一例
 添加红月装备的详细教程 (包括装备 武...
 Win2003+Discuz!5.5+II...
 用vb6的ActiveX控件实现异步下...
 PC经典RPG《仙剑奇侠传Ⅰ》for PP...
 在Delphi里播放Flash
最新文章
 [ODBC SQL Server Driv...
 评论:115网盘的何去何从
 我科学家实现百公里量级自由空间量子隐形...
 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占全球27%居世界之...
 Gartner:2012 第二季度西欧 P...
 [多图]华山论剑:当今在世的智商最高的...
 三星获出租车服务系统专利 可快速查看驾...
 [多图]15项可能延续到2030年的科...
 分析称苹果三星专利大战输赢已成定论
 Google终获云操作系统专利
 网站留言· 友情链接·与我在线·网站地图联系我们·管理·TOP 
 陕ICP备09004157号  
 Copyright © 2012 Asp126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Processed in 0.016s, 8 queries, 43 Cache,0 Online